鬼魅幻影
文/ 胡朝阳 湖美油画系主任

周 行Zhou Hang 1986生于武汉,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 他与他人很不一样,他一直沉迷于自己的创作世界。以一种悲怆、诡异且科幻的创作题材, 把我带进犹如莫扎特的安魂曲和指环王、

周 行 Zhou Hang

1986生于武汉,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

 




他与他人很不一样,他一直沉迷于自己的创作世界。以一种悲怆、诡异且科幻的创作题材,

把我带进犹如莫扎特的“安魂曲”和“指环王”、“魔戒”般地科幻与神秘的感受,

仿佛置身于异景星空、怪诞迷离的世界。他的作品试图探究生命衍生、湮灭灵魂归宿的问题,

隐喻某种与灵魂、与生命迁徙、与死亡的纠葛,他的画诡幻灵动,星空迷漫。这种象征表现的某些手法,

很容易让我想起二十世纪初的象征主义艺术家克里姆特的作品《死亡与生命》,

显然作为生活在科学迅猛发展的今天,也许借用了“象征主义”与科幻的某种启示,才使得他的作品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第一次拿到周行个人展宣传册的时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作品中弥漫出来的沉重的压抑气息。

画册上印出的几幅作品有着怪诞的画面感,强烈的色彩冲击力和天马行空的想象,让我对他的个展充满兴趣,迫不及待想观看他的画作。


 
观看周行这一系列的作品,最大的体会是他画面中呈现出来的一种仿佛幻境的世界,其画作的造型感犹如鬼才般强大而有力,

色彩对气氛的渲染有其独特的魅力。最奇怪的是当我看到这些画以后,完全忘记了对其画面技法上的揣摩,

而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难以言喻的情感压迫感,唤醒了我第一次看到蒙克《呐喊》时的压抑感受。

这种风格的形成与他创作过程中的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采访刚开始,周行学长就谈到了他最近做的噩梦。

在描述梦境的时候,他特别强调每个场景给他带来的感受,我在他的语言叙述中也能深切的体会到他当时的所想所感。

这样怪诞的噩梦在他脑中久久不肯消散,虽说将近一年的时间他被这样的噩梦困扰着,但同时这样的噩梦给他带来的是新的创作灵感。

梦境的真实感让他可以很清晰的在画面上表达自己,那是一种内心的孤寂和恐惧。天马行空的想象让他的创作方式更加多元化。

他近一年的创作抛开了照片的束缚,创作过程中完全不使用照片,创作本身呈现的是情绪变化的过程,

内心的感受流动在画布上留下痕迹,使得整幅作品展现出一气呵成的完整感。









 
周行在谈到自己对于艺术感悟的时候,反复强调的是“移情作用”这个概念。他认为艺术不应该被赋予更多的政治内涵,

或者是一定要体现出某种主题,这样的定论往往掩盖了艺术本身的意义。

绘画本身的意义不在于其思想性,作为艺术,它最大的价值应该是能够引发观者感情上的共鸣,

唤起观者内心的某种不被认知的情愫。艺术在他这里回到了最真实的状态,抛开了一切世俗的价值观,真正的是艺术家灵魂意志的体现。


 
他说“我要画出所有人前所未见的作品。”他提到,绘画的时候应该有一种坚持性,对于一张画,要不断反复的去画,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这样的坚持其实很难做到,但是一旦克服了,做到了以后,自己将会从质的变化转化为量的变化,这对周行来说是一个恰恰相反的过程。

不断的突破自己,改变自己。不要让自己顽固的拘泥于寻找到自己的符号中,突破自己是最艰难的,但是这样的举措又是有意义的,

只有勇于改变画面敢于突破且重建画面才能发现更有意思的东西,才能拥有不停走下去的能量,艺术的道路才会宽广。

周行对我说:“我的艺术没有围墙来告诉别人这块地是属于我的,我只把我站立的这块地上画个圈,

告诉自己这个圈以外的所有土地都是我的,这样我就拥有了世界!” 周行的画又勾起我对“艺术家想表现什么?”

和“艺术家的作品为什么喜欢表现苦难、怪异离奇、阴森恐怖的主题?”问题的思考。艺术属于艺术形态领域,

艺术是精神性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什么东西说不清楚呢?生、死、性、宇宙、宗教、哲学等全都说不清楚,

艺术家试图从精神和哲学层面去理解与表现这些东西,所以“不惑”是艺术家想表现的核心。

也是由于这种原因,艺术家的画大多喜欢表现苦难、性、神秘、哲学指向和恐怖的主题,这是因为人生的苦难大于喜悦的体悟。

周行为什么痴迷于这样的描绘,这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周行对于艺术的独到见解让我感触颇深,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体会到了新一代的艺术家思想的朝气。

他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让我惊叹,是那么的独到而深刻!短暂的谈话采访让我学到了很多,

也让我对新一代从事艺术工作的人们有了新的认识。希望周行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越走越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