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 且 Feng Qie

1980生于成都,1999-2004年 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

冯 且 Feng Qie

1980生于成都,1999-2004年 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

2004-2007年 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研究生。
 
2007-至今任教于南京艺术学院雕塑系。
 










《意外》 125×25×110cm 材质玻璃钢 2007













冯且给我的感觉有点像莫迪利阿尼,

也可能他就是属于那种很有艺术气质的年轻人:高高的个子,却总是弓着背,人长的帅,却又有点小颓废、小波西米亚的感觉。

尤其是他用一排发卡箍住长发的时候,我觉得那会对女人产生致命的诱惑。

或许是这种天生的气质注定他要成为艺术家,也或许是因为他的雕塑家工作,培养了他的这种气质。


 
冯且的创作也和他的这种气质非常的吻合,强调跟着内在感觉走,作品不事张扬,总有一种情绪在里面,并且这种情绪也很容易弥散到作品存在的空间中。

冯且的几件作品曾经在南京德基广场“抵抗遗忘:艺术走向公众”雕塑展中摆放,展出后立刻使这个人头攒动、喧嚣吵杂的购物广场中充盈了异样的空气。

对于观众来讲,究竟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感觉,很难说得清楚。它并不突兀,却又能深深地吸引着你的注意。冯且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这种气息。

 
冯且从四川美院雕塑系研究生毕业后,到了南京。

或许对今天在城市中长大的年轻人来说,这不能算是一种流浪的经历。

但生长环境的地域转换所带来的那种或长或短的内心孤独,是每一个外乡人都无法避免的,冯且也不例外。

就如同“巴黎画派”中的那些巴黎的外乡人,他们作品里面杂糅着许多复杂、不合常理的东西,在那种隐晦的表现主义下面,

隐藏着一颗神经质似的脆弱心灵。现代阶段以来,都市生活给人类所造成的困境,一直是现代人难以解决的问题。

冯且不是生活在20世纪初的巴黎外乡人,但是他面临的是同样的困境,那是一种千篇一律的城市生活中个体心理孤绝的状态。

枯瘦的四肢、拉长的身躯,像是被无形的空气挤压变形的肌体。


作品的这种空间感觉使它与观众产生了一种疏离,正是这种疏离感深深地吸引了观者的注意,却又让人一时间很难说得清楚。

 
一种淡淡的孤独,一种现代年轻人不可名状的都市焦虑,外加上渴望却无法获得的传统慰藉,这一切杂糅在一起,浇铸成了冯且的雕塑,

也揭示了现代年轻人的存在状态和精神本质。冯且或许并不是刻意去捕捉它,用它编写什么故事或是寓言,他只是寻着自己的感觉,

寻着自己对雕塑语言的本能理解,下意识的拿捏着材料,不经意间把自己或者是和自己一样的年轻同伴的形象创作了出来。

 
我们无法预设冯且的未来,因为他很年轻,也因为他的创作本就不是在某种预设的程序下完成的。

我们今天看到的作品,是冯且当下的情绪和状态:一个肿着眼泡,头上贴着膏药,手里捏着空可乐罐,

脚下踢着石子的颓废的年轻人。这不是他的雕塑,这就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