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强 Wang Qiang

1963年生于黑龙江佳木斯,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王强 wangqiang

1963年生于黑龙江佳木斯,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1992年~职业艺术家。

 
宋庄艺术促进会艺术总监,中国美术家协会委员。


<获奖>2000“麒麟现代艺术奖”日本。


 







王强早期的货币系列致力于暴露时代的症候。在八九十年代之交,中国开始大规模地接纳外来资本,并由此诞生了一大批独资公司和合资公司。

对于多数中国民众和主流媒体而言,跨国公司和跨国资本不仅仅是意味着一个经济事实,

它还意味着一个神话学期待,它成为一个希望的寓言,成为中国现代性的一个坦途,

同时,它还和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样一个国家叙事相吻合。

在此,跨国远远溢出了资本本身的涵义,它所充斥的国家神话学色彩压倒性地排斥了它固有的经济学涵义,即资本的本性就是贪婪地自我增殖。


 
在王强的这组名为,”合资公司”的画作中,他恰恰批判了这种资本所煽动的国家神话学期待。

合资公司是什么呢?合资公司是仅仅是货币,仅仅是利润而已。

王强将一种拼贴的纸币符号的命名为合资公司,

从而以一种直接的可感知的形式为合资公司下了定义:合资公司不过是货币之间争夺挤压,或者是货币之间的共商,合谋。

合资公司要么是一场冲突性的货币战争,要么是一场联手式的货币阴谋。

王强将他国(主要是一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钱币和人民币叠加在一起,这种叠加既可能是粗暴的,也可能是颇富心机的,

它们组成一种非常规的,然而又是依希可辩怪异货币符号,

这种怪异货币符号透露出艺术家本人的严肃质疑:合资公司真的是中国现代性的一个坦途吗?它真的是幸福生活的承诺吗?


 
由于人民币上的固有的政治领袖人物图像,这组”合资公司”就埋伏着历史的深长意味.

人民币上的图案是共产主义中国的第一代领导人物.而这代领导人物是资本主义的激进批判派,

他们同资本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如今他们却成了合资公司的一个代码,一个标志性存在.人民币脱离了他们为之赋予的初始意义语境,

领袖人物也剔除了他们固有的政治意义形象,这些反资本的政治家在艺术家这里却成为资本符号,

他们居然和美元,德国马克,法国法郎合作起来.在此,我们看到了历史是怎样一步步地改变自身和埋葬自身的,

也看到了资本的力量是如何吞噬意识形态的对抗的.王强的货币系列就这样展出来一段悖论式的历史逻辑。


 
这组作品当然谈不上缅怀和感伤,它是严肃的,认真的,它甚至过于严肃,严肃几近刻板。

艺术家本人的头像偶尔也出现在纸币上,他置换了纸币的原有符号,但这种置换毫无调侃气息,这个被置换的头像是写实的,

也是稳重的,这里没有发生任何的笑声,这里有的只是严肃的质疑和反思.这些作品谈不上绝望,但更谈不上希望。

它只是消除了合资公司给我们带来的一丝一毫的乌托邦个梦想气息,清除了我们潜藏的现代性欲望,清除了跨国公司所携带的人为的意义残渣。


 
这些画被别有用心画在画布,这是不是对跨国公司的有意诋毁,是不是希望跨国公司速朽?

是不是希望它不会有经典的历史位置?或者,换个角度来说,这是不是也预示了艺术家本人对传统绘画材料的有意疏离?

是不是也预示了艺术家在采纳社会批判这一传统艺术主题的同时而又试图寻找新的表现?

方式无论如何,床单容易让人联想到日常生活,联想到饮食男女,联想到性。

这样,王强的这组严肃的作品就插入了性和金钱的楔子,性和金钱真是不可分离的有趣一对。






 

 
这有趣的一对尔后越来越渗透进王强的作品中,王强的作品也越来越充斥着社会批判主题,而转向了日常生活句叙事。

对王强来说,日常生活并非是艺术力图超越的东西,它并非外在于艺术,相反,日常生活既是艺术语境,也是艺术的对象。

艺术是对日常生活的挪用,占有和嬉戏,艺术和日常生活没有层次上的等级关系。他们被此进行着相对主义的参考游戏。

这次,王强将画画在旧的或者老式衣服的衬里,这些画主要由女性的裸露身体构成。

这些女性身体被故意地处理得十分简单,她们没有确切表情,看不出她们的心灵世界,她们也不漂亮,但是,无一例外地,

她们都十分的性感。性感是这些女人的惟一形态,看得出来,王强就是要让他的这组啊作品变得性感,让艺术沾染一丝感官和色情气息。


 
但是,这些女性身体是半遮半掩地于衣服的衬里中的。遮遮掩掩的目的是引诱,如果不动手将这些衣服的衬里摊开的话,

这些女性身体所激发的窥视欲是难以获得满足的。这样,这些作品就埋藏着一种特殊的色情动力学。

这些组品的真正完成,实施,或者说它的真正被消费,需要观众的参与,也就是说,需要观众的动手,需要他们和作品直接接触。

这就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视觉艺术,对于观众而言,目光显然是不够的,他还需要切切实实的手部活动,

这样,这组作品就因为它所激发的引诱感而巧妙地从一个表态综合材料转化为一个动感的行为作品。在次,我们会发现,色情会使作品产生质变。


 
王强的这组作品还敏锐地讨论了衣服和身体的关系,衣服既有驱寒的性质,也有遮羞的性质。

就后者而言,衣服应覆盖于身体之上,尤其应覆盖身体的隐秘处,衣服应让身体藏匿起来。

但是,在王强的这组作品中,身体却覆盖了衣服,身体是画在衣服的布面上,身体的各个部位不是被一层衣服包裹。

相反没,身体既是衣服图案,同时也包裹了衣服这就颠覆了衣服和身体的固有关系。

王强在他的《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