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消费艺术的正能量实践
刘军油画的身体叙事

文/郝青松

刘 军 Liu Jun
 
1965年生于黑龙江
 
1991年天津美院油画系本科毕业 获学士学位 。
 
1995--1997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第九届高研班。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第一工作室导师。


 


作为以形式为表达方式的艺术,除了观念指向之外,还必须富有视觉——即在所指之上的视觉能指的创造性。

这里既强调形式表达观念的有效性,也特别突出一个艺术家在美术史上的视觉贡献。

在刘军笔下,当代的具有自由观念的身体,当然也是处在和历史、现实纠葛之中的身体,她们扭结在一起,

却不只有自己,还有呼吸、运动、光色种种因素的参与,仿佛是动荡的现实的映照。她们的组合像一道无法摆脱的困境,

身体在其中已经碎裂、幻化,不可捉摸。而刘军将这种魔幻的现实设计在一个传统文化的图式——扇面之中,

扇面之中纵向的折线有秩序地分割了处于混沌之中的身体状态,形成一层层的错位、折射和动感意象,

使得画面中闪烁的色块既有跳跃的动感,又富有建设理性,并且在传统扇面图式的联想中将思考延伸至历史深处。

那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伦理张力,永远潜在的扇面的图式和外形,给现实的乱局以理性和理想。


 
刘军并未固化自己的形式创造,在传统伦理的张力中,他的近作又移入了京剧图式的符号,其中内含的性别混杂的暧昧性,

与画面中两个同为女性但身份殊异各为东西的身体的意义,形成复杂的互动关系。语言的隐喻和多义可以看作是艺术快感和智慧的表达,

却没有模糊他一直以来的身体意志。


 
刘军的艺术表达日渐清晰,他既在后极权现实中强调了身体的自觉和能动,

又在后消费的理想中用传统文化伦理的历史张力有效地克服了身体消费的乱局和滥用。

刘军油画中的身体立场和逻辑关系显示了,身体存在的复杂困境虽未在现实中有所缓解,

但是敏感而有深义的艺术创造却能展现出身体的潜能量和正能量,给现实以秩序,给未来以希望。






 
一、走出弗洛伊德
 
记得最早和刘军认识是在1991年,他的油画本科毕业展上。那一年我刚考上天津美院美术史论硕士研究生。

在刘军的毕业展上我对他印象很深,他的弗洛伊德画风在当时,国内美术界并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他显得很突出。
 
后来再见到刘军的作品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

 
1999年,我与孙建平、王琨策划了“新蜕变 99天津青年油画家提名展”。

参展艺术家有:刘军、王伟毅、管勇、马轲、宋海曾、任振宇、李继森、李明铸、周青、张林海、孙振武等一批集聚在天津地域的新锐画家。

刘军的《方向》系列、《天津印象》等作品明显地可以看出有学院派和研究弗洛伊德的基础,但却又明显地可以看出,

已经从弗洛伊德静态的肖像模式中“走出”。他对客观现象的尊重,以及注重挖掘现象背后的本质,并试图获取比照相更真实的真实,

这一点显然来源于弗洛伊德,但是他作品中的“表现”性色彩、强烈的主观情感却是他独到的。

 
刘军来自黑龙江的鸡西,在天津美院读书,后来又在天津安家。天津,作为他的第二故乡,作为伴随他成长的都市,

一方面使他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另一方面又使他清楚地看到了这个城市的问题。在他的创作中我们可以看到,

他能够将他感受到的天津表面上“完美”、“华丽”背后的不完美的真实,用他独到的“表现”语言表述出来,这显示了刘军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人文的关怀。

 
二、走出“学院”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的中国美术界,在经过了“八五思潮”的沉寂后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活跃期——波普化、观念化、市场化、卡通化、全球化的倾向,

对原有的学院教学又一次产生了重大的冲击。

 
从艺术理论的角度来看,随着中国美术界的进一步全球化,学院传统艺术的创作方法已不再是唯一的创作方法,

“视觉艺术”的概念已经转变成了“视觉文化”,一种“泛文化主义”的新艺术逐渐地崛起——方案、图片、文字、现成品、装置、行为、影像等多种表现形式迅速地膨胀。

艺术学的研究方法已不再局限于本体、本学科的理论研究范畴,开始扩展到相关的人文学科方法和理论系统,如阐释学、符号学、社会学、结构主义、解构主义等等。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美术界最明显的变化是:

一,中国的艺术开始走向了世界,视野宽扩了,眼界更高了,意识更开放了;

二,市场打开了,多元化、多极化的局面已经形成;

三,艺术创作不再局限于“象牙塔”内了,艺术不但与生活、与社会、与观念的界限完全消失,而且艺术已从原有的只是一味地“观看”转换成了“阅读”、“理解”和观赏者的共同“参与”与“互动”。

 
刘军从研究弗洛伊德入手,但他并不满足只以弗洛伊德为“师”,他的“老师”还有安迪 沃霍尔、大卫 霍克尼、里希特、培根和费谢尔。

刘军从弗洛伊德“走出”,对天津都市题材的独到表述,既有强烈的“表现”性色彩;又有冷静、理性的认识。

 
从弗洛伊德到“表现”并没有使刘军得到满足,更没有终止刘军探索、实验和独自深化的追求。

他首先从语言的实验转向了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