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南乡土
作者/张跟慧

华夏文明看山西,山西文明看晋南。从尧、舜、禹开始,生活在黄河、汾河岸畔的晋南百姓,就在黄土地上躬耕细作,繁衍生息。

华夏文明看山西,山西文明看晋南。从尧、舜、禹开始,生活在黄河、汾河岸畔的晋南百姓,就在黄土地上躬耕细作,繁衍生息。

他们用勤劳的双手和过人的智慧在黄土地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然而,无数的历史创造者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没有留下姓名,却留下了丰厚的地下宝藏和宏伟的地上文物,更留下了宝贵的民族传统和生活习俗,其中蕴涵的民族精神在民间世代相传。

 
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作和生活中,婚丧嫁娶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乡村庙会总是能给百姓们带来喜怒哀乐,带来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冀,

各种传统习俗和生活方式在这或哀婉或欢庆的鼓乐声中得到传承,并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的被充满智慧的百姓演绎,形成了具有时代特征,同时又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的新民俗。

 
晋南的黄土地养育了我,身居小城的我几十年来总是因为割不断的血脉情缘,与晋南乡村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在参加亲友们家中的大大小小的婚丧嫁娶仪式中,

在一场又一场人声鼎沸的乡村庙会中,在一次次漫无目的的乡村游走中,脚踏黄土地,耳闻乡土音,眼观农家事,心生黄土情,被浓浓的晋南古韵所熏染,被晋南的一草一木,

一砖一石所散发着古朴的味道所陶醉,在这样的氛围中,不得不对有着百年千年历史的古树、古建筑充满一种敬畏之心,不得不对古建筑背景下的百姓充满一种敬仰之情,

这份敬畏的心和敬仰的情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述的,因为这是潜藏在内心深处的一种深情,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从而促使我小心翼翼地审视和记录这不断变化中的晋南小人物的真实的生活方式,也许唯有此才能表达自己难以割舍的乡土情怀。

 
然而,在大中国飞速变革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各种文化和思潮冲击着淳朴的乡风,一些现代化的符号也一点一点地渗透到乡村,

生活在祖先缔造的古代建筑下的百姓,似乎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一张张充满无奈、彷徨、焦虑和不安的面孔,好似陷入对固有生活方式的深深思索。

 
生活在晋南黄土地上的乡村百姓,总是要不断面对纷繁复杂、喧嚣浮躁的社会,希冀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少年轻人难以抗拒繁华的都市诱惑,

“改变命运”成为背井离乡求学、打工的强大理由,留守在家的老人和孩子们成为村庄的主人。老人们依旧坚守祖辈留下的生活方式,心平气和地生活着,

从容不迫地劳作着。很多的生活方式和传统习俗也将变成脑海中的记忆。用镜头记录这种变化的过程显得那么迫切又无力。也许,这种变化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段必然过程,是任何个体无力抗拒的。

 










2003年,山西省曲沃县城内因地震而破裂的西寺塔,如今破裂的塔基已经修复。






 
2007年 山西万荣后土祠庙会上抽旱烟的老人







2009年,山西省曲沃县庙会上正在后台化妆的蒲剧演员。2009年,山西省曲沃县庙会上正在后台化妆的蒲剧演员。






2007年,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侯马市皮影艺人赵翠莲正在表演皮影。



摄影师简介:男,33岁,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2002年大众摄影十佳摄影师,2010年临汾市十佳摄影师,2011年山西省十佳摄影师提名。

“当摄影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之后,它也就成为沟通现实与梦境的载体。我喜欢透过取景器去审视凝固我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用影像尽情阐释内心世界对生活的理解。每一张照片都是我最真实的情感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