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巴塞罗那

林墨 生于中国哈尔滨 文/林 墨

     
 
在巴塞罗那的“格拉西亚”老城区一个小教堂广场的咖啡馆里,结识了伊莎。

这是她的爱称,大家都这样叫她,她的全名叫伊莎贝拉,给我印象最深的,

不是她的金发碧眼和母牛样的胸部,而是她能流利的讲八种语言,英,法,

德,意,荷兰和西班牙语,还有本地的加泰兰语,以及很不地道的汉语,

这可是八国联军在他的舌头上占了一大半了。和很多老外说中文一样,

她不会发第四声,第一次叫我林墨的名字的时候,就发成西班牙语的“柠檬”

了。柠檬就柠檬吧,她再加上西语的我要,意思就成了西语的“柠檬”我爱你了 。
 
在黄昏里,就在这个中世纪的小广场上,因为有她,你感觉你身边凉嗖嗖的,

她更像一只波斯猫,用一对蓝灰色的眼睛和你对视,瞳孔能随着光线而收放,

我能看清她那象深海沟一样的瞳孔底部,和她皮肤上金灿灿的小绒毛,她说,

你们中国人黑黑的直发太美了,问我能不能剪一缕我的头发送给她。

理由是她家里养了一盆中国的百合花,需要用中国人头发作花肥,合逻辑。

为了讨这个女人开心,体现我们东方男人的绅士风度,我一点也没犹豫,

马上用她的化妆剪,剪下一缕放入她递过来的手帕里,她闻了一下,仔细包好,

塞进了她的乳沟,这一不经意的动作把我搞的很囧,难道她就是那棵百合吗,

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我不在自在,想入非非。

 
第二天一大早,我莫名的接到了伊莎打来的电话,不记得给过她我的号码,

让我一头雾水,难道是见了鬼了,她约我去她在“布拉奈斯”海边的家里吃饭,

一路怀着对这只波斯猫的神秘和好奇开车赶到那里,一栋有些陈旧但带有维

多利亚风格的别墅,外墙爬满了地中海紫红色的三角梅。院子里井井有序,

种着一些奇怪的叫不上名字的植物。

 
在我敲门的一霎,我有些犹豫了,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吗,心一横,管他那,

色胆包天吗。原来昨天我和她讲,我在一个免费的网站登了一则出租我的公寓的广告,

她说是在那里得到我的电话信息的,这个女人真聪明,我放心了。这只洋猫厨艺了得,

干净利落,酒量惊人,和她一起的日子里,我们永远都是微醺状态,缠绵在一起,

我后来一直怀疑她给我下了迷糊药了。最难让我接受的是,每三餐的荷兰奶酪,

连牛排都他妈的是用黄油煎出来的。




伊莎在少女时代,每年夏季,都随着她父母,年年开着房车来西班牙度假,

父母在荷兰鹿特丹有家百货公司,就这一个独生女儿,想让她继承公司的经营,

可这只波斯猫啥理想也没有,就喜欢学语言,学了一门再学一门,现在正在学汉语。

 
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让我有一种对异族的好奇,

一个中国人和一个荷兰人都不在自己的祖国而用第三国语言来谈情说爱。

真好玩。最大的不自在是每时每刻规避自己的不良习惯,夜里连放屁都会躲进卫生间里,

以免影响中国人的形象。我每天都在观察着,观察这只波斯猫的习惯和行为,干净,理性,

做事有序,记录自己每一天的生理反应。她每天都和她在荷兰的老妈通电话时,

都会信手在一张纸上涂鸦,这样的作品都注有日期,已经积攒多年,每张都不雷同,

很精彩,这他妈不是行为艺术吗。可她是没有这个意识,也就不能算什么了。

 
一次酒醉,我在她灌满水的浴缸里睡着了,当我张开眼睛时,吓了我一跳,

我的身体上被写满了文字,一股刺鼻的香味弥漫在浴室里,伊莎一丝不挂披头散发,

手捧一个硕大的水晶球在自语,我的身上顿时起满了鸡皮疙瘩,酒也醒了,光着身子夺门而出,

拿着衣服一溜烟儿逃回到巴塞罗那。惊魂未定,就听到敲门声,她尾随而来,进门一下抱住我的双腿哭泣,这是哪跟哪啊。


 
她在后来的解释中,说她的一切行为是为了爱,想嫁给我去伟大的中国学汉语,

为了能独自拥有我,偷偷地去请了一个懂黑巫术的巫婆,把我那绺头发施了魔法,但有效期为,

九九八十一天,为了增加魔力一定要在我睡着时,把咒语写在我身上,再用尼罗河产的水晶球查看我的前世里有没有过她,

这样一来魔力自动升级到八百年,真狠,把我八辈子都搭进去了。还有一补充项目,

就是,每到满月时,把我们两人穿过的内裤包在一个锡纸里烧掉。这都是什么时代了,

欧洲在中世纪几百年里烧死了那么多巫婆,怎么现在还有啊。知道这一切后,让我脊骨后冷风顿起,

看着这只不知什么托生的波斯猫就是充满邪恶,假如和她在一起生活的话,早晚我会成为情爱的祭品而被大卸八块。





林墨

1984年毕业於鲁迅美术学院

1985年参加北方艺术群体

1986年生活工作与北京从事实验水墨创作

1989年5月在北京中央戏剧学院组织策划幸存者诗歌朗诵节平行绘画展

1990年留学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后移居西班牙

1996年任西中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同年在欧洲创建林墨古堡艺术交流工作室

2007年回国在北京东营创建工作室

2009年工作室迁往中国宋庄 曾在中国 西班牙 法国 意大利 美国等举办个展和联展 现工作於北京 巴塞罗那


全书由60余篇随笔散文构成,涉及画家在欧洲十八年游历生活的点滴。文中既有对西班牙田园生活的描述,

也有对中国当代艺术家在欧洲寻梦酸甜苦辣的记录,并在此间探讨中西艺术的常态和融合。

在谈到中国当代艺术的出路时,林墨认为,诚如本书书名,脚下就是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