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家吴梁焰Wu LiangYan

1982 生于福建。2003 年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院雕塑专业。职业艺术家









《祖国的花朵—小梦露》,60×23×26cm,铸铜,2011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童年记忆里红领巾和课本承载着太多的期盼,作品以教育为主线,运用夸张的艺术手法,孩童那硕大膨胀的脑袋象征满载着的期望,手举放大镜在观察和思考着这个世界,表现了对人生成长历程的追求与探索。







少年强则中国强

——吴梁焰雕塑个展小记 文/ 洪顺章
 
吴梁焰老家在福建莆田,听说家有一半是建在海上,开门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所知道的不少海岛,都属于圈子窄,资源贫乏,生活在此中的岛民,要么和环境很和谐,要么则很不安分。

这类人是最不缺忧患意识的,他们身上很积极向上,朝气蓬勃。梁焰就属于这类人。

2006 年梁焰和几个同道挎上背包来到了神往已久的首都北京,我猜想——难怪梁焰喜欢做背包族的作品,包袱过沉,体会甚深。

他有一个当小学校长的父亲,导致他后来对教育这一课题有着耳闻目染的体会,经过在北京几年的勤奋打拼让他在变幻动荡的艺术圈里扎下根,接连创作出一系列与教育体系有关的雕塑作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兴国是第一大计。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教育成了比拼未来的软实力。

梁焰通过一些小学生的精神面貌,活生生地反映数十年间在中国发生深刻的社会变革。他在作品中,巧妙地利用和谐和不和谐,建构于解构的关系,塑造形象轻松可爱,有亲和力。

但在这种轻松的幽默中,他把敬礼和暴力的两种手势重置了,让观众在非干扰状态下较原生态地解读作品,可爱而又令人可担忧的视觉感受。

去年他的《向上》雕塑在798 幻艺术空间展览,展厅里点着红色的蜡烛,烛光陆离斑斓,营造出一个可供回忆的空间。这是梁焰很适中适度的表达,不取力怪乱神以眩人耳目。

《好好学习》是梁焰最新的一组创作,以70 年代的小学旧课本和现代的小学生并置,一本本语文、数学、政治、历史等旧课本让人回到从前,这种时空错位与反差,令人深思。

红色年代早已经褪色少男少女喜欢的粉色,在梁焰的雕塑中,过去的这一段历史也只是成了这一代学生的摆件,不管是红领巾、五角星、文革时期的课本读物还是口号,梁焰要营造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视觉需求,而是对一份对社会的责任担当和艺术良知。

2010 年6 月6 日于北京








《功夫》NO.2,90×39×35cm,铸铜,2011




《祖国的花朵》NO.8,90×56×38cm,铸铜,2011




《书·袱》NO.10,140×63×115cm,铸铜 ,2011,正面






关于艺术家的介绍
 
红领巾的象征含义毋需赘言,它是每一个中国学生校服上不可或缺的部分。对于生在红旗下,长在八零后的年轻一代艺术家而言,红领巾代表着价值得到认同的期望。

昂着头,灿烂地笑,吴用这样的雕塑形象来表现一种渴望,一种对获得肯定的内在冲动。

通过运用夸张的艺术手法,吴梁焰暗讽这个过度竞争的社会。男孩饱满的脸颊象征当代年轻人内心欲望的膨胀。

与身体极不成比例的大头是作品的另一个符号,象征年轻人为了达到社会期望所面临的精神上,身体上双重的压力。

过重的负担又岂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这种极致的夸张同时也暗讽社会对年轻人期望的扭曲,幻想的结果与实际所得间的不符造成更多的迷茫与慌乱。红星让雕塑人物看来像是一座奖杯,或许可以充做父母用来炫耀的资本。

紧闭的双眼,浅浅的笑容,吴梁焰的雕塑人物仿佛正陶醉于他所处的环境。作为一个模范学生,他达到了父母的期望。可是,再看看那脸上瞬间闪过的,追求自我理想的渴望,一切恍然若揭。

红领巾和大头是吴梁焰的个人符号,把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刻画出在这个摇摇欲坠的社会下成长的年轻人。带着这一系列优秀的雕塑作品,吴梁焰已经在厦门,北京,法国成功举办个展或群体展。

 



《好好学习》NO.1,133×142×48cm,综合材料,2009,正面




轻松的沉重印记

---- 评雕塑家吴梁焰作品 文/ 晓利

作为自然人与社会人,谁也无法逃脱矛盾的共同体这一现代人的自我反对属性,而作为一个视觉敏锐的艺术工作者,则更需具有将这一现象巧妙呈现于观众面前的高超能力,雕塑家吴梁焰就是这样的艺术家,

他的作品具有尖锐的社会批判精神和轻松活泼的外在特质,矛与盾的互冲力量在他这里得到了有效的消解和张扬。

二十年前老崔一首《红旗下的蛋》唤醒了知识份子作为社会精英应具备的基本操守,中国式的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区别也仅仅在于前者培养的是应付考试的能力,而后者培养的是应付考试的素质。

吴梁焰作品的系列衍生与中国式教育反讽不无紧密关系,从他的作品《歌唱祖国》到《天天向上》再到《好好学习》我们不禁又要反思一个严肃而不确定的终极问题,那就是我们到底是“红旗”下的蛋还是“红旗下”的蛋呢?

在当下号召全民做好梦的新时代里,我们的孩子们,那些可爱的祖国的花骨朵们应该做的总不该是噩梦吧。

变态的观点导致出的变态的理念,孩子们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即成为了家长和学校共同绑架孩子们美好童年的一致理由。

具有敏锐眼光的雕塑家吴梁焰将这一扭曲的信息扑捉并移植入自己的作品当中,在一个个被各种知识信息填充的近乎爆裂的巨大头颅之下是孩子们渴望自由快乐的天真欲望。

受传统艺术腐朽美学的巨大冲击,当代艺术的阵地已是一片狼藉,不知昔日那些身披铠甲,外表光鲜的英勇文化斗士们今夕何处,应该不会是躲在角落里钻研传统水墨吧?

还好真的斗士依然没有退却,吴梁焰既是这样的斗士,他的那些鲜活生动的作品就是他与敌决斗的利剑,架上装置作品《好好学习》即是他全新锻造的龙泉宝剑,一出鞘就寒光逼人,善于思考的人身体内总会有用之不竭的力量和勇气。

讽刺和批判总还是一个艺术家内心所要传达的外在信息吧,号召教育改革和全社会关注儿童童年健康想必才是艺术家所要传达的内在讯息。

还是那句老话,中国梦的圆满首先需要我们的未来,那些可爱的孩子们首先能做到清纯、快乐、真实、童趣、顽皮、生动的儿童梦吧。

矛与盾并不只是对立的,如果需要艺术家可以赐予它们消解的力量和张扬的风采,吴梁焰不会停止这种对立力量的实验,这是具有挑战精神的,

让我们投入关注的目光吧,他将带着最新的作品让我们陷入最新的反思,我们的脚步太快,以至于都忘记了该停下脚来做必要的思考。

2014/5/29 于宋庄




《好好学习》NO.8,143×142×48cm,综合材料,2009,正面


向上- - 思想膨胀体

文/ 赵新锐


我们成长在一个欲望膨胀的时代,在欲望的挤压中生存、思考、变异着。过度膨胀的欲望使正在成长中的年轻一代趋于早熟,孩子过早地被灌输成人的竞争意识,在喜欢盲目攀比的大人们的督促下一味追求向上,同时,又承受着巨大的身心负担。

孩童时代本人的一生中最单纯的记忆,可是,在吴粱焰的塑造下,我们看到一张张稚嫩的脸,一个个夸张变形的大头,我们看到一个滑稽而怪异的童年,一个扭曲和充满压力的童年。

夸张是吴梁焰的艺术手法,红领巾和大头是吴梁焰的个人符号,把这两个原本简单的因素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则是吴梁焰对于艺术,对于人生,对于社会所持有的成熟深刻的观察的体现。

对于生在八零后,长于红旗下的年轻艺术家而言,红领巾的象征意义毋需多言,它代表了想被认可的期许。夸张是当代雕塑艺术常用的技法之 一,而夸张之处的不同则彰显了艺术家的个性所在。

在吴梁焰的众多雕塑作品中,不管是《歌唱祖国系列》、《书• 袱系列》,还是《鼓掌系列》,人物头、身的部分比 例极不协调,他把人物头部夸张到极致,体现了肉体和精神上人所发生的变异。

吴梁焰是一位思想性极强的艺术家,他塑造夸张变形的大头,并非只为了体现人体发育的异常,更想说明精神膨胀所造成的困惑。内在的精神变异体现在外在的形体膨胀上,在完成这个艺术品的过程中,吴梁焰释放了他郁积在心的对世界的思考。

我们可以说,夸张的大头是吴梁焰众多难以言表的思想的最佳呈现方式。
 
写于七九八 2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