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在台灣換裝了 !

文/ 台灣主編 楊新富

眾所周知的台灣是個產好茶的地方。

從台灣的高山茶,高海拔的像大禹嶺茶,文山包種茶,阿里山的金萱,凍頂的烏龍茶,東方美人茶,到低海拔的蜜香紅茶,

台灣的茶不管是口感,香氣,喉韻,茶色,都令人讚不絕口。但今天要為各位讀者報導的是主角不是茶,而是人。

他不但為台灣的茶葉產業開創了另一種局面,更將藝術帶進了茶葉產業中,將茶葉的產業文化提升了起來,而其著手改變的茶種,竟然是台灣沒有的普洱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那就得從台灣台南一個盛產文旦柚的地方麻豆談起。









 
麻豆開發的歷史很早,最早是平埔族聚落,荷蘭時期應該就有糖業發展,因此,糖業在麻豆有四百年的歷史,

加上麻豆港的貿易功能,因而使得麻豆曾經相當繁榮,尤其文旦的栽植,使整個麻豆區綠色資源相當豐富,若從高處遠眺,麻豆區宛如一座森林。

更因為開發的早,麻豆這裡的文風鼎盛出了不少秀才舉人,加上有港口的貿易,其居民的經濟實力頗佳。

因此在麻豆市區上你可以看到巴洛克建築,麻豆的傳統建築、還有日治時代明治時期的紅磚建築、後期貼有馬賽克的建築、以及洗石子立面、裝飾繁複的巴洛克建築。

在這樣濃厚的地方文化氛圍中,培養出了一群文化藝術的工作者,這群藝術工作者在當地舉起了藝術的大纛,帶領著地方上文化藝術的前進,

更把當地特有的地方色彩轉化為其令人讚嘆充滿創意的文創產業。而帶領這群藝術團隊的領頭羊就是自號三更人的陳泰源。

陳泰源說;對我來說,創作是一種生活。最愛半夜做畫到日清晨號三更人。這個身兼藝術家、策展人、收藏家、創意總監的文化工作者。

藝術不僅是他的興趣,他喜愛的工作,更在藝術中找到了無比的快樂和成就感。在一個樸實的小村,有一群瘋子正在製造我是其中之一。

陳泰源常常用這句話調侃自己,但其實他除了氣質非凡外,還多一份特別的元素朋友們管他叫——靈魂。

因為他總是隨時有著滿滿的創意和想法,並且在最快的時間提出他完整的計劃和做法,加上有效的執行力和協調能力。

因此當地政府,地方仕紳只要有藝文活動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推薦他成為地方文化中心的執行長,藝術展覽的評委。

他任內所規劃的各項展覽更是令人讚嘆不已,如匾額展、老酒展、古代婦女內衣展、茶展、甚至春宮圖畫展。

這些展覽不僅充滿濃厚的地方特色,也把民眾對藝術欣賞的角度和視野打開。這樣有心的推動文化和藝術活動,對於陳泰源來說,他覺得這是他以專業回饋地方的最好方式。
 
前面這段介紹和敘述只是在提點陳泰源在藝術文化的付出以及對地方文化產業的貢獻。

這篇文章想給大家報導及瞭解的,是他怎麼把普洱茶變漂亮了,怎麼把傳統的普洱茶包裝變得華麗而高貴,典雅而精緻。









讓文化創意激活人們對普洱茶重新的認識,讓藝術內函轉化人們對普洱茶老舊的印象和包裝。

他這樣的一個創意和思路正引領著普洱茶走向另一個品牌為主,設計為要的一種收藏的境界。
 
在靜僻的鄉村小鎮怎會有這麼多人在瘋普洱茶昵? 原來台南這個地方由於地處台灣西部,早期和大陸的往來就很頻繁,大陸開放後和大陸的接觸更是密切和多元。

在八零年代就有人將普洱茶引進了台灣,由於喝起來的口感一種發酵的霉味,台灣人叫它( 臭普茶),但因茶味甘甜耐泡,茶性溫潤暖胃,慢慢受到民眾的喜愛和購買。

也由於價格便宜,很快地普洱茶就成為了台灣泡茶桌上的主角。據瞭解現在台灣收藏普洱茶最多的地方在台南。

陳泰源平時也在自家畫室教畫,因此;在他的學生當中有幾位資質不錯的老闆學生,其中陳正偉,這位曾經是臺灣著名的時尚設計師,不到三十歲就有了自創的時尚手袋品牌。

他喜歡收藏紫砂壺,也不乏一些普洱茶老茶,但多為養壺而存在,基本入不了他的口。

一日他在友人那喝到一泡“紅印”,那種樟蘭芬芳、甘醇清冽的滋味讓不喜歡普洱的陳正偉震驚不已。

他連夜趕回家中,翻出他的“紅印”來泡,發覺茶湯暗沉,黴澀之味“盪氣迴腸”。他又急忙翻出“同慶號”、“敬昌號”……一一沖泡,依然是一路貨色。

他知道自己上當了,他買的普洱老茶都是人工做舊的贗品! 那是一個憤怒與狂喜交織的夜晚,輾轉反復一夜後陳正偉決定:一定要把普洱茶弄明白!

普洱茶就像他新結識的戀人一樣,接觸越久、瞭解越多便越發癡狂迷戀,當他第一次走進普洱茶的故鄉,禁不住熱淚盈眶,感覺像在與闊別的戀人深情擁吻。

他毅然結束了如日中天的手袋事業,全身心投入到普洱茶的事業中。

在2004 年,陳正偉得到一片“光緒年御用貢品——宋聘號女兒茶”,這片依照原茶樣式複製的仿古茶磚,讓他眼前一亮。通過多方查證,

他知道“宋聘號女兒茶”是當年皇室格格專用的嫁妝茶。那暗藏春宮玄機的紅色囍字包裝,含蓄地教育清代皇室女兒床第之間傳宗接代的奧秘,

亦正暗合了普洱茶世代傳承的人文氣質。深慨于傳統經典的消逝,陳正偉決定將他要創立的品牌定名為“囍字型大小女兒茶”。

就這樣一個充滿創意的藝術家老師,一個愛茶成癡的設計師學生加上一個將書法與道學契合,相濟相生,為文字藝術注入新生命不遺餘力狂放不羈的書法家張孟權。

這三個人就這樣顛覆了人們對普洱茶的刻板印象,重新詮釋普洱茶的觀感,賦予新的藝術樣貌。

於是;他們三個藝術臭皮匠便從普洱茶的那片飛紙和包裝開始著手,普洱茶的飛紙和包裝紙對保持普洱茶的品質具有重要的關鍵角色。

這紙的材質必需要能有透氣的功能,以維持普洱茶在保存和發酵的過程中能夠不受濕度和溫度的影響。

陳正偉憑藉對普洱茶多年的研究,在德國找到了一種天然的手工紙,和有機顏料,幾經試驗發現其品質和質量都非常適合,唯一的缺點是這種紙和顏料非常的貴

,但想想好的普洱茶後續的漲勢無可限量,貴一點又何妨昵?我們不要求達到第一,但我們堅持達到唯一。

憑著這樣的一種信念,陳泰源將其早期在從事陶瓷設計時的理念作為基礎,創造了令人驚豔的青花瓷系列,一張張描繪好繁複紋飾,層次分明。

顯露出青瓷特有的蘇麻離青濃豔發色的飛紙,結合在普洱茶餅上時,那原本樸素無奇的茶餅頓時像灰姑娘般換上了眩目的新裝。

接著陳泰源又陸續的加入各種東方的元素,有書法、皇室圖騰、吉祥紋飾、神話系列等做為茶餅和茶磚換裝的基材,作品風格時而華麗時而樸實素雅,

將時尚與傳統的元素與精神密切融合,使茶餅和茶磚從單純的茶原料,提升為有更具收藏價值的藝術品。

隨著兩岸文化藝術交流日漸的頻繁廣泛,文創產業將成為兩岸文化藝術結合的重點產業。

大陸廣闊的市場和悠久的歷史文化,有挖掘不盡的題材和產品可以開發。

台灣有優秀的創意人才,精緻而細微的思路,可以把產品價值無限的延伸,開創更多的可能。

文創產品的開發不僅僅是創新的概念而已,也應考量文創產品的實用性和市場性,開發的文創產品能受到消費者的喜愛和使用。

這樣開發出來的產品才是成功的產品。期望兩岸創意人才未來能攜手合作共創雙贏,延續中華先祖們廣博的智慧,再造一番新的文化歷史,留待後人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