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上帝与无限远

文/ 王国付

人、上帝与无限远

文/ 王国付
 
人和人之间,品质修养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有的人道德高尚,万人敬仰,世人皆称其为贤人乃至圣人;

有的人无恶不作,百死不足以抵其咎,世人多称他们为罪人。

可是当我们真正衡量这两种人有哪一种更值得活在世上的时候,我们会怎样做选择:圣人还是罪人?

当然,我们也许很容易就下结论:圣贤!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不妨将自己置身于基督教史上的著名圣徒保罗的年代。

在《新约全书》中,有《使徒行传》整整一章的文字来记述耶稣的门徒传扬圣道的故事。

个人认为,圣徒保罗和彼得的事迹则尤为吸引人。能将基督教从亚洲带到整个欧洲的,此二人居功至伟。

阿博都巴哈曾经有言:“信仰当如彼得,行动当如保罗。”可见保罗的地位是多么的崇高。







扫罗又名保罗,曾经是一个反对基督教和耶稣的极端分子,他( 扫罗)“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还“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

这样的保罗可谓罪无可恕了吧?可是偏偏就是这个扫罗,他醒转了,这醒转抑或来源于一个不明来由的契机,又或是上帝在他内心播下的种子瞬间萌了芽。

据《圣经》上的记载,扫罗因耶稣在他面前显现而受到感召,一昼夜间便成为了虔诚而坚定的基督徒。
 
成为基督徒以后,世人便只知有保罗而不知有扫罗了。他的故事在《圣经• 使徒行传》可见,不必赘述。

罗马的圣保罗大教堂便是建在他的遗骨之上的,教堂前伫立着这位圣徒手握长剑殉教时的雕塑,象征他为基督教所创下的丰功伟绩。

由地狱到天堂、由扫罗到保罗的自我救赎之路。扫罗和保罗是同一个人,我们没办法说我们爱保罗不爱扫罗,如果没有先前的扫罗,就没有后来的保罗,扫罗和保罗实为一个人的两面。

上帝考验人从来不依常理。有着特殊使命的人必是有着最困难的境遇——天佑美尊就承担了常人几生也难以承受的苦难。

其实,我要讲的还不是这个问题,我的本意是想说:原来罪人与圣人的差距是如此之小,或在一念之间,或如一叶之障。

圣贤不可自骄,凡夫不必自馁。如果两者之间的德行操守差距不可以道里计,这差距毕竟也终究还是有限的。

我们再来看看我们与巴哈欧拉(或者上帝)的差距怎么样?巴哈欧拉是完美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距离这完美有多远呢?

没错,是无限远。有人把这差距比作我们与太阳的距离,这很贴切!

假定道德的标准有一个指数,圣贤的指数显见是很高的,我们不妨把它定为10000,凡夫乃至罪犯呢,

固然是很低的,考虑到恶人偶尔也会良心发现,他的道德指数即使很低,也可以给个10。

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做个比较,看看10000 与无限的距离和10 与无限的距离分别有多远?答案是——无限远!




 
人与人的有限差距和人与显圣者的无限差距,有助于我们能理解人为什么要保持谦卑:人间圣贤,尚且距完美无限遥远,我们人类有什么资格自矜自傲呢?

如果上帝不把智慧和悟性放在我们自己手中,我们怎么可以认识上帝?认识了上帝以后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也并不比那些暂时还没得到上帝教化的人高贵!

当然我们也并不比非信仰者高贵!

若是我们想要帮助他们,则不应取居高临下的姿态,展示谦卑才是最有成效的方式。

我们永远没有资格教训别人,鄙视别人!惟有让他人用心灵看到我们的谦卑,才会吸引对方的目光,从而认识到他们自身的不完美并渴求达到完美。

所以,当我们发现身边有人随地吐痰的时候,当我们看到公交车上有人不给老年人让座的时候,

当我们得知有人不识字也没受过任何学校教育的时候,当我们面对冲着我们发脾气的人的时候,

当我们听说有人不孝敬父母的时候……当我们在任何为自身的优越感而沾沾自喜的时候,

我们都需要想到谦卑,想到我们也许只走在他们前面几百米,几千米,几万米……可是距离无限远,我们还有无限远的距离呢!



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文/ 王国付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经跟不同的人交流过社会治理的话题,当谈到如何实现社会公正的时候,其中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反应颇发人深思。
 
有的人生活艰难,入难敷出,时日一久,便开始抱怨时乖运蹇,并期待公正。

以致于把全都矛头都集中于政府身上。一心只希望政府能制订新政策。

政策要能照顾到自己,有利于自己,最好是“杀富济贫”般地实现“均贫富”的愿望等。
 
有的人身在官场,却也常常抱怨自身工作艰难。上要执行政府的“一刀切”命令,下要让民众满意而不招致民怨众怒。

他们对公正的理解似乎被迫降格为简单粗暴的理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大多数人甘于过平常日子,公正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即使有,也只是希望这公正是有利于自己的,或者至少是无损于自己的。





 
他们“适应”这个社会的各种变化,也愿意“承担”生活中的各样艰难。

如果需要用说谎和妥协来换取个人或家庭生活的丰润,他们也肯于舍弃道义。虽然偶尔会在内心斗争一下。
 
与每一种人交谈到最后,出于职业上的习惯,我都会以谦卑之态问上一句:“您觉得您可以做什么来改变这种状况呢?”

奇怪的是,各种人的回答却如出一辙:“我们有什么办法!”我非常理解几种人的同一种反应,在这个日趋瓦解的旧世界秩序里,任谁要想活得舒坦,活得问心无愧,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什么办法!如果我们总是怀揣着“让世界变得更好”的理想,却不肯坚定地迈出艰难的第一步,那么这个世界就只能让我们更加失望!

因为与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如果我们总寄望于制度改善后再亦步亦趋地艰难徐行,那么我们也须深知机会只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换句话说,在这个世界日趋走向文明的进程中,若是没有我们的参与,岂不是有点可惜?

一旦落于人后,我们怎好对着自己的心说,我们曾来世上走过一遭?

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的煞尾处,辛德勒先生一件一件地摘下自己的首饰,追悔没用这几件身外之物再多营救几个犹太人逃出魔窟。

这一行为的可敬之处就在于:他愿意用尽最大的可能创造熹微般的光亮。公正是未来美好世界的基石,非亲身付出极大的努力,我们决难实现。

所以我们不妨用以下几个假设再次探讨实现公正的可能方法,

期望它们可以抛砖引玉:如果奶粉商人把毒奶粉卖给以种菜为生的最贫苦农民,但是农民坚持把不施一点剧毒农药的蔬菜卖回给奶粉商,

他就是为实现公正做出了最可贵的努力;如果一个公务员不收受贿赂,却能尽心尽力地帮助每一个来找他办理公务的公民办好每一件事,他就是在身体力行地践行公正;

如果每个人在每晚临睡前都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今天过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么公正的社会和公正的世界便指日可待了。






这 些 美 好 不 会 消 逝

——查尔斯·狄更斯(英)
 
一切纯洁的、辉煌的、美丽的,
 
强烈地震撼着我们年轻的心灵,
 
推动着我们做无言的祷告,
 
让我们梦想着爱与真理;
 
在失去后感到珍惜的,
 
使灵魂深切地呼喊着,
 
为了更美好的梦想而奋斗着——这些美好不会消逝。
 
羞怯地伸出援助的手
 
在你的兄弟需要的时候,
 
伤痛、困难的时候,一句亲切的话
 
就足以证明朋友的真心;
 
轻声地祈求怜悯,
 
在审判临近的时候,
 
懊悔的心有一种伤感,
 
这些美好不会消逝。
 
在人间传递温情,
 
尽你所能地去做;
 
别错失了唤醒爱的良机——为人要坚定,正直,忠诚;
 
因此上方照耀着你的那道光芒就不会消失。
 
你将听到天使的声音在说——这些美好不会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