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沈敬东

CHINA A RTIST SHEN JING DONG 中国艺术家沈敬东 1965 年 生于中国江苏省南京市 1984 年 毕业于南京晓庄师范学校美术班 1991 年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版画专业 1991-2008 年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









CHINA   A    RTIST  SHEN JING  DONG

 
中国艺术家沈敬东
 
1965 年 生于中国江苏省南京市
 
1984 年 毕业于南京晓庄师范学校美术班
 
1991 年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版画专业
 
1991-2008 年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
 
现在生活工作于于北京个展


 
2014 年光鲜 (中国北京今日美术馆)
 
2011 年继续革命 (中国南京3V 画廊)
 
2010 年人皆英雄Ⅱ(中国香港中环交易广场)
 
2009 年Hero (美国纽约 Volta 博览会)
 
2008 年英雄 (美国纽约中国广场画廊)
 
2008 年最可爱的人(中国北京今日美术馆+ 798 千年时间画廊)
 
2007 年十年造英雄(中国北京想象画廊)
 
2007 年人皆英雄 (中国香港一画廊)
 
2006 年英雄的造像(中国北京798 千年时间画廊)
 
2006 年一张画展览(中国北京88 艺术文献仓库)


 
沈敬东双年策划

 
2013 年 创作方案及草图展(中国北京玖层美术馆)
 
2011 年 十年一遇---- 一百个艺术家面孔 (中国北京)
 
2009 年大家一起玩(中国北京原色生活画廊)
 
2007 年当代艺术家工作室(中国北京)
 
2005 年一百个艺术家名片(中国北京)
 
2003 年一百个艺术家讲自己的故事(中国南京半坡酒吧)
 
2001 年一百个艺术家面孔(中国南京橙画廊)
 
1999 年百年、百人、百家姓(中国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上海艺博堂)


 
公共收藏
 
2009 年油画《英雄》100cm×100cm 西班牙WURTH 美术馆
 
2008 年油画《和谐一号》200cm×600cm 德国奥布莱特美术馆
 
2008 年雕塑《士兵头像》56cm×52cm×35cm 河南美术馆
 
2007 年油画《英雄系列No.12》200cm×200cm 中国美术馆
 
2007 年油画《英雄系列No.42》200cm×200cm 新加坡好藏之美术馆
 
2006 年油画《开国大典》 200cm×700cm 上海1 号美术馆





                                                                                                                                                                                                                                                                                    英 雄 的 双 重 肖 像

——沈敬东作品阐述 文截取/ 江铭


沈敬东的作品属于我提出的“后波普浪潮”①范畴。“后波普”现象是中国社会90 年代中期进入消费主义时期的重要艺术浪潮,在文化的针对点上,它具备两个最基本的维度:一是指向意识形态问题;二是指向消费文化问题。

沈敬东的作品是典型的后波普作品。他利用被他艺术化的解放军形象表达出他对于消费时代国家机器的某种“异化”现象。

而将革命文艺的典型形象,甚至国家武装力量的标准形象都转化为消费形象,正是中国后波普艺术家对世界艺术历史的特殊贡献,在促进中国向现代国家过渡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容低估的重要作用。

这是沈敬东以及所有“后波普”艺术家们共同的价值。后波普浪潮作为中国20 世纪90 年代中期之后出现的一种特殊意义的文化现象,在打通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的屏障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特殊贡献,在艺术历史的研究上也成为一个无法绕过的课题。





                                                                                                                                                                                                                                      空军敬礼 布面油画 100x200cm 2013 年



今天对这一课题的研究,也就是对于中国社会90 年代中期以来中国人的精神状态、社会转型、文化演变历史的研究。

在这个特殊的艺术浪潮中,后波普艺术家的创作呈现了很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而绝大多数艺术家都是运用具有中国典型意识形态符号的形象与标识来进行创作。

譬如运用毛形象和天安门建筑群。而沈敬东的作品则是呈现了一种特殊的样式,他利用国家机器的军人形象,通过将这个无个性的集体形象木偶化、幽默化的方式概括性地创造出具有鲜明“沈敬东风格”的典型图式。

这种图式在视觉上具有明确的指认性,其特征与他同时期其他“后波普”艺术家的作品有着显著的区别,这些作品大多成熟于2000 年之后,在这段时期的中国艺术现象中可以作为一种典型来阐述,用以研究中国消费主义时期文化的转型和发展。

沈敬东的《最可爱的人》、《英雄系列》以及《和谐系列》所引发的其实是一个知识分子对国家命运与个人价值重新反思的形而上的思考。这种思考之中透射着当代知识分子对生命的热爱、对真理的追求、对人微言轻的异端的尊重。






沈 敬 东 的 英 雄 玩 偶
 
                                                                                                                                                                                                  文截取/ 艾瑞克●史耐尔


当我们环顾沈的所有军事题材作品,甚至当我们在美术馆里体验他的真人大小士兵玻璃钢雕塑时,我们开始被这样一种感觉所包围:这些被挪拥的生灵是完全无辜的,并且在平等的衡量方式下完全无法被理解。

就像日本神童村上隆所画的无处不在的带有笑脸和空洞眼神的花朵一样,我们不知道这些士兵到底身处和平还是准备攻击?

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很快乐,但是在人物真实意图背后的答案却有可能掩藏于一幅名叫《英雄的眼泪》创作于2008年的独画之中。

在这幅画中,一位衣着浅蓝色的孤独的军人两眼流泪。在这油画的底部,我们看到画家的签名在右边,而左边是时间:0 8 年5 月某日, 和一个简单的单词:C H I N A。

如果画者想说明什么的话,这位哭泣的玩具士兵可能在真实地反应了画家的一种欲望,可能好用来再去填满与刚刚过去的历史没有太大区别的辉煌与悲剧。

对于沈敬东来说,玩具士兵反映着当今的中国。艾瑞克。史耐尔是一位独立策展人和亚洲当代艺术史学者。

他有两个艺术历史学硕士学位,耶鲁大学和是大坂大学,在那里他以训令式助理身份,在日本政府教育部赞助下学习工作。

他的学术专长是战后日本摄影,绘画,表现艺术的整体转型。





 
沈 敬 东 的 中 国 人 民 解 放 军 形 象

                                                                                                                                                                                 英雄形象的叙事
                                                                                                                                                                                 -------- 试析沈敬东的艺术意义与创作方式                                                              文/【邹跃进】





把沈敬东与艺术联系起来的,是他以个人方式塑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形象(以下简称解放军形象)。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形象的视觉效果包含着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意义。

从沈敬东创作的所有解放军的形象看,他们几乎都是符号化和非个性化的,简言之,他们既不是现实生活中某一位解放军的摹仿,也不是以现实为原型再予以理想化的解放军形象。

就此而言,沈敬东笔下的解放军是一种概念形象。但是,如果把沈敬东的解放军形象放在中国主流视觉艺术史来考察,我们又会发现他们是非常个人化的,因为在中国所有描绘解放军的署名作品中,只有沈敬东的解放军形象是以这种方式呈现的。

用他自己的话说,在创作这一英雄形象时,他想到了毛泽东、日本卡通艺术,兵马俑、木偶制作的小八路等。

沈敬东正是通过利用大家熟悉的艺术史,以偏离主流艺术的方式,创造了一个陌生化的解放军形象,他也因此而获得了对这一形象不可动摇的所有权。

然而我们也应看到,在毛泽东时代,符号化、概念化的解放军形象也被大批量地制造出来,以供出黑板报、画宣传画之用,但是它们与沈敬东的解放军形象的一个区别是,制造它们的作者都是匿名的,

甚至在当时的艺术制度下,他们也不会去想这样的问题:解放军形象的创造者与个人所有权之间的关系。

这是两种不同艺术制度产生的结果,而沈敬东在创制他的解放军形象时,则是既继承了毛时代制作概念化的解放军形象的传统,吸收了古代民间艺术的造型和当下流行的视觉艺术方式,

同时又充分利用了现当代建构起来的艺术制度,从而使《英雄》系列中的解放军形象,与沈敬东这个具体的创造者不可分离。

沈敬东创造的解放军形象,绝大部分都以《英雄》命名之,至少从作品中的形象与其名称的关系看,这是一个肯定式的语句:解放军是英雄。

这一命名也意味着沈敬东希望观众把他创造的解放军形象当作英雄来看待。不过,这个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命名和期待,却使沈敬东在作品与名称之间,以及在句式的肯定和对接受的期待方向上,为他的《英雄》开辟了意义生成的空间。

当然,我这样说的基本出发点是:把解放军说成是英雄,不仅本身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在已有的中国主流艺术史上,它从来就没有过问题。

然而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使沈敬东创作的解放军形象具有了挑战的意味。








这是因为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文艺作品中的解放军就一直处在被神圣化的英雄地位上,

中国观众对于英雄的解放军形象也形成了一套独有的观看方式,如高大的形象,结实的身躯,英俊的脸庞,可亲的面容等。

而沈敬东笔下的解放军形象,从其偶像化的造型,陶瓷质感的视觉效果,概念化的形象特征,统一的面部表情和矮化的身躯等特征看,都离我们熟知的英雄解放军形象相去甚远,然而在我看来,正是这一距离,构成了沈敬东对已有的艺术史的挑战。

如果说前面谈到的艺术形态上的符号化和个人化的意义,来自沈敬东对现存艺术制度的利用,以及对已有的艺术史中解放军形象的改写和颠覆的话,那么在解放军形象的意义,也即英雄的观念上,沈敬东也专注于对已形成的关于英雄形象的习见和惯例进行重新解释和修正。

从我的解读立场看,这种重新解释和修正表现在通过沈敬东的《英雄》,我们会更加明白如下一个事实,那就是过去所有的解放军形象,不管是写实的还是理想化的,是叙事的还是浪漫虚构的,从根本上说都是符号化和概念化的,

这是因为从一开始,中国共产党就领导了两支军队:拿枪的军队和拿笔的军队,所以,解放军只能以集体而非个人,符号化而非个人化,英雄而非普通人出现在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文艺作品中。

就此而言,沈敬东的《英雄》不仅是对过去所有描绘解放军形象的作品的重写,而且是对其原因和根源的反思和揭示。


 
                        


 
      

 
2006 年,沈敬东沿着为英雄造像的路径创作了《开国大典》的雕塑和绘画作品。但是与《英雄》不同的是,《开国大典》中的英雄都是个体而非集体的,这一描绘对象的特征,使沈敬东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符号化的方式,而采用写实叙事的手法。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沈敬东把自己也置于这一历史时刻之中,并对这一情节解释说:“沈小东是我,我幻想能站在这里”。

不过这种幻想又有其真实性,那就是沈敬东以自己全部的人生经历和文化记忆,站在二十一世纪的立场上,去想象那个他没有参与的历史时刻,体验那些参与者的内心世界。

不过这种幻想和真实的艺术意义,则与他的《英雄》一样,来自与艺术史的关联,即沈敬东的《开国大典》与董希文的《开国大典》的互文性。







事实上,不管是《英雄》系列作品,还是《开国大典》,沈敬东的艺术在总体上都呈现出从毛时代向后毛时代,从社会主义向后社会主义,从英雄主义、理想主义、乡村乌托邦向实用主义和消费主义转换的时代特征。

而从视觉形象的实践功能看,我们甚至可以说,沈敬东再造英雄的艺术在文化和社会上的意义,不仅在于它通过对主流艺术史的回应,反映了中国社会与文化的变迁,而且还在于它直接参与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对毛时代的英雄主义的反思和消解。

就此而言,沈敬东的再造英雄的艺术无疑具有文化批评的性质。美学家卡罗尔在《超越美学》一书中认为,当审美已被当代艺术超越而不能成为界定艺术本质的依据时,那么讨论“什么是艺术”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依据艺术史的发展进行“辨别性叙事”,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历史叙事。

从沈敬东的艺术与中国主流艺术史的关系看,他的再造英雄的艺术方法,尽管在造型上具有符号化的倾向,但仍可归入艺术创作中的历史叙事的范畴,即通过讲述他的艺术与已有的艺术史相关联的故事,以成就自己的艺术。

在此意义上说,沈敬东是那种深刻认识到当代艺术的意义和方法,并能成功地运用于当代艺术实践的艺术家。
 
 













将英雄拉回到一种日常意义
                                                                                                                                                                                                        — — — — — 关于沈敬东的“英雄”系列                      文截取/ 朱其
 
这个士兵实际上被表现为从人到军人的一种身份化和角色化的塑造,他进入到这个被视为训诫标准的英雄像中,但又好像没有任何剧烈的痛苦,相反他表现出一副沉着、平静和自得的神情。

士兵的这种形象表象的抽象化以及一种自我常态的表现,都试图在形象上将英雄拉回到一种永恒的日常意义。这种方式在沈敬东的绘画《新开国大典》中也同样被使用。

这副巨型绘画对经典革命油画的翻新创作,其中每一个开国领袖都被描绘成一种平民化和日常性的形象,丝毫没有革命家的不凡和崇高感。

革命者、领袖和军人事实上一直是政治宣传艺术中的具有意识形态化的形象,他们的形象和背景都被表现为英雄和崇高,以及史诗般的景观。



                                                                                        烟      布面油画      60x80cm     2013 年




在1990 年代以后的当代艺术中则开始被反讽性的后现代使用。这实际上是另一种意识形态化。

通过对革命者、领袖和军人的形象征候的抽象化,沈敬东似乎在力图使英雄真正脱离宣传艺术和反讽宣传艺术的两极表现。

他的士兵和领袖都被置于一种更普遍意义的形象,他既将个人抽离出来,成为一个普遍意义的人;也将宣传艺术的意识形态特征抽离掉,成为一个无历史神话的形象表述。

在这种被抽象化的形象过虑中,领袖和士兵都被归一到一种居于永恒意义的日常本质,崇高和神秘性消失了,他们像你身边的人一样真实,只是制服不同。

 
                                                                                                                                                                                                                                              自画像 布面油画 40x50cm 2013 年









                                                                                                                                                                                                                      工人方阵 布面油画 120x180cm 2013 年-2014 年




                                                                                                                                                                                                                      工兵方阵 布面油画 120x180cm 2013 年-2014 年



                                                                                                                                                                                                                      农民方阵 布面油画 120x180cm 2013 年-2014 年





                                                                                                                                                                                                                      空军方阵 布面油画 120x180cm 2013 年-2014 年



                                                                                                                                                                                                                                   蓝色十年  布面油画  200x300cm  2013 年




 
沈 敬 东 的 光 鲜 史
 
                                                                                                                                                                                                            文截取/ 杨卫


 


1979 年后,中国的新艺术开始蓬勃兴起,沈敬东沐浴着这种新气象,不久便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南京晓庄师范学校。

晓庄师范是1927 年由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办的学校,历史悠久,人文根基深厚,不仅是过去南京的人才集聚中心,也是新潮美术的策源地之一。

新潮美术的代表人物之一管策就曾在此任教,而南京地区最为活跃的一些当代艺术家,如王成、葛震、徐晨阳等等,也均都是毕业于此。

沈敬东跻身于这样的艺术氛围中,接触了大量的西方现代艺术,眼界大开,自此也逐渐将艺术兴趣转向了当代语境。
 
1984 年,沈敬东从晓庄师范毕业,两年后,他又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取南京艺术学院继续深造。

此时,正值“85 新潮”风起云涌,南艺更是作为新潮美术的重镇,涌现出了丁方、杨志鳞、李小山、柴小刚、徐累等等一大批风云人物。

沈敬东虽然还是学生,没有直接参与到新潮美术运动中,但受周围环境的影响,耳濡目染,还是从新潮美术中获得了意识的启迪。

他后来致力于当代艺术的探索,并最终辞去军职,成为职业画家,应该说,都是得益于南艺读书时期的熏陶。







正是新潮美术的启蒙,让沈敬东明白了当代艺术必须介入现实,与时代精神相结合。而越是走进现实,沈敬东就越有一种向往自由的迫切感。

1991 年沈敬东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南京军区政治部的前线文工团,当了一名文艺兵。这是沈敬东梦寐以求的工作,是少年做军人梦的实现。

而这段当兵经历,不仅丰富了沈敬东的人生,使他的身份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独树一帜。

更为重要的是,这段军人生涯衔接了他少年时代的美好憧憬,为他后来的艺术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能量与形象资源。

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不乏有一些表现历史题材、挖掘个人记忆的作品。

但是,像沈敬东这样以幽默的方式进入创作的艺术家很少,太多的艺术家都喜欢以苦涩、压抑和愤怒的情绪回忆过去、表现历史了,以至于给后人留下的一些历史印象,均是索然无味,暗淡无光。

从这个意义上说,沈敬东的艺术创作也是对过去与今天的某种视觉解放。正如“军人”系列作品之后,他可以用同样的方式从容不迫地表现其它任何题材一样。

幽默、诙谐和略带俏皮的风格,以及光鲜、亮丽而又不失童趣的语言,已经铸成了沈敬东的艺术特征,使他的艺术不仅只是为灰暗的历史抹上了一笔光彩夺目的颜色。

更重要的是,还为中国当代艺术拓展了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维度。